小孩儿而不是哭_恐怖惊悚_好管经济学网

发布时间:2020-03-18  栏目:主页  评论:0 Comments

前言:小孩子不哭是可爱的,但小孩一哭起来真让人一个头两个大!当婴儿在哭时,我们都会自然的叫「宝宝不要哭!」但这跟鬼故事有什么关系呢?看了就知!
新落成的建筑物,都有一种特有的气味,这种气味,说不上好闻,也说不上难闻,但对于搬进新大厦住的人来说闻到了这种气味,都会有一种兴奋的感觉。这种感觉,其实是由于转换了新的居住环境而产生,不过凑巧和新建筑物的气味相配合而已。
这幢新大厦,是城市中常见的一种,十分普通,这种每一个单位的居住面积,都必须每一平分寸都精打细算的大厦,在城市中几乎每隔几天就耸立起一幢来,而大厦的每扇门的后面,也有着数不尽的悲欢离合的故事。
新大厦白天,几乎每一层都有敲打声传出来,才搬进来,总觉得有不满意之处,那就需要不断地装修,到了晚上,却又出奇地静,因为整幢大厦,只有一半,或许更少有人居住,自然比住满了人的大厦要静得多。
这种普通的大厦,建筑上虽然不至于偷工减料,但在隔音设备上,总会比较差一些。所以如果有人他自己的卧房之,忽然兴致大发,引吭高歌,或者夫妻相骂声,声音超过了平日说话的音量,那么,左邻右舍,楼上楼下,也就自然而然可以联带欣赏到若干分贝的声音,在沉静的黑夜中听来,有时甚至十分清晰。十六、十七、十八三层,甚至可以向下移到十四、十五楼,向上推到十九、二十楼的住客,都可以听到晚上,特别是午夜时分,侵入耳朵的,洪亮的婴儿啼哭声。
这一类的大厦中,有许多住户,是才组织了家庭的新婚夫妇,有婴儿的啼哭声,自然并不奇怪,而且,也不会引起人们太大的反应,因为婴儿总是惹人喜爱的,那是人类生命的开始。
可是令人们奇怪的是,婴儿的哭声十分响亮,照常理来说孩子哭了,父母或照顾孩子的人,总会用一切方法,使孩子不再哭下去。然而这个啼声洪亮的婴儿,一哭起来,少则十分钟,多则半小时,其间绝没有大人抚拍的声音,从婴儿连续不断的哭声来推测,也好像根本没有任何人,做过任何使婴儿停止啼哭的行为!
这就有点奇怪了!第一次这件事情而产生议论,十分偶然,早上,上班时分,电梯挤满了人,其中有一个少女打了一个哈欠,嘀咕了一句:「不知谁家的孩子,整晚哭不停,邻居都受不了,他们家的大人,不知怎么过的!」
电梯那时,正由高层降下来,在十九到十五楼之间有不少人进入电梯,少女的话,立时引起了同感,大家都表示,自从搬了进来之后,就一直为这个喜欢夜哭的婴儿所苦,说的人都皱着眉头,有一位先生的脾气可能不是太好,竟愤然一拳,打在电梯壁上,发出「砰」然巨响:「要把这一家人找出来,我住十七楼,听来,声音像是从十六楼,或是十五楼传上来的,白天当司机,晚上没睡好,真烦!」司机先生说着,用相当不友善的目光,盯着电梯停在十六楼进来的一个少妇身上,少妇神情恼怒:「我没有孩子,不必望着我,那孩子的哭声,我也每晚听到,谁能把究竟是那一家找出来,劝他们大人晚上多照顾孩子一点,功德无量。」
司机先生有点不好意思,于是自告奋勇:「包在我身上,拚着一晚不睡,也要把这个夜啼郎找出来!」
一个上了年纪的伯伯也参加了讨论:「这孩子,每晚哭成那样,一定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!」
一个阿婆立刻响应:「对,冰糖炖蝉蜕,止小儿夜哭,很有效!」
电梯到达大堂,议论自然停止。而同样的议论,在电梯中进行多少次,也难以查考,总有人提起来,而事实上,每晚听到婴号哭的人极多,所以到了那一天晚上,自告奋勇要查出究竟是哪一家孩子在哭的人,连管理员在内,一共有三个人。管理员、那个司机先生、还有一个是中学会考生,中学近一个月来,正在准备会考,他很用功,常读书读到深夜,所以对那婴儿的啼哭声,印象也特别深刻。
三个人先聚议一番,中学生也住十七楼,他说「不是十六楼就是十五楼,哭声由下面传上来,再明白不过,我曾好几次,从窗户探头出去,我看,不是G座,就是H座!」
中学生很有实事求是的作风,一面说一面在纸上画出大厦每一层的平面图来。大厦有一个相当长的走廊,每一层,都有十二个居住单位,G座和H座都在靠东面的一端,中学生住的是十七楼G座,他听到的婴儿啼哭声,十分清楚所以他才那样推测。
管理员皱着眉:「不对啊!十六楼或是十五楼,G座和H座,都还没有人搬进来!」
中学生和司机先生互望了一眼,司机先生又握着拳,在管理员用的那张桌子上,重重了一拳:「不怕,到了晚上,那孩子一定哭,根据那哭声,不怕找不到!」
根据哭声,自然不会找不到,当晚,午夜过后不久,婴孩的哭声就传出来,和往常一样。所不同的是,这一晚,有人要找出婴儿哭声究竟是在那一个单位传出来的!那并不是难事,从十七楼,走楼梯,到了十六楼,就可以肯定,哭声是从十六楼传出来的,司机先生,中学生和管理员,在十六楼的走廊中,听到哭声,的确是从东端传出来的。
啼哭声每次维持的时间都相当长,看来不是哭到声嘶力竭,不肯停止,这使得寻找哭声更加容易,不到五分钟,三个人肯定,哭声从H座传出来的。
十六楼的H座!可是,三个人也都呆住了,不但管理员可以肯定,中学生和司机先生,也一眼就可以看出,十六楼H座,还没有人住,没有人住的单位,怎么会有婴儿的啼哭声传出来,而且不是一次两次,而是整晚不断?
三人呆立在门口,感到长长的走廊中,似乎有寒风卷来,司机先生发出一下极难听的声音,用力在门口打了一拳,哑着声音叫:「别吵了!」哭声突然停止,三个人身上的寒意更甚,谁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
当晚,这三个找寻婴儿哭声来源的人,显然未曾睡好,因为第二天早上,许多大厦的住客,自然而然聚在大厦门口,听司机先生和管理员说昨晚的经过时,两人的眼睛,全是红红的,听的人,神情也十分的异样,因为昨晚,后来再也没有听到孩子的哭声!
那个阿伯先表示意见:「要不要请人来…作一场法事?」一个阿婶立时反对:「阿伯,你别乱说话!」
正说着,一辆搬运车驶到大厦门口,先下车的是一对年轻的夫妇,少妇怀里抱着一个婴儿,下了车之后,婴儿正在哭,洪声宏亮,少妇的手,在婴儿身上轻拍着,声音十分动听:「宝宝不要哭!」
所有人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。管理员勉强地发问:「新搬来?几楼?」少妇的声音仍然温柔:「十六楼H座!」
这时候大厦门口的人更出奇的静,静的连呼吸声都听不见!因为大家似乎都忘了呼吸或者说不敢呼吸了!

这栋居民楼地处偏僻,居住的人很少,据说这两年已经死了五个人,所以价钱压的很低,也因此,囊中羞涩的我选择了租住在这里。

图片 1

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号:guidayecom

很多人跟我说这楼邪门得很,我是不信的,比起鬼神之说,我更崇尚科学。

图片来自网络

虽然外表看上去很破旧,但里面的装修还是很好的。我觉得以那么低的价格能够住上这种房子,已经很不错了。

纪伯伦诗歌《你的孩子其实不是你的孩子》

你的孩子,其实不是你的孩子,

他们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。

他们通过你来到这世界,却非因你而来,

他们在你身边,却并不属于你。

……

你是弓,儿女是从你那里射出的箭。

弓箭手望着未来之路上的箭靶,

他用尽力气将你拉开,使他的箭射得又快又远。

怀着快乐的心情,在弓箭手的手里弯曲吧,

因为他爱一路飞翔的箭,也爱无比稳定的弓

更让我意外的是,这栋只有七层高的小楼居然安装了电梯,电梯有些破旧,估计是年久失修,运行起来的时候总发出怪异的声音,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这让我突然想起一个朋友说过的话,电梯的恐怖之处在于,你永远也不知道门开的那一刻你会看到什么。

01、虐童恶梦

这里的电梯,就给我带来那样一种恐怖的感觉,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,可是每次打开门,总是空荡荡的。

天还没亮,木木又被邻居的嘶吼声惊醒!接着是小孩撕心裂肺的哭声……

此时,我已经在这里居住了一个月之久,大致摸清了这里的入住情况。一楼是王大妈一家人,二楼是单身宅男小郭,三楼是教师小佳,四楼是我,再上面就没人居住了。因为死去的五个人都是在那三层楼死的,所以没人敢租住。

木木痛苦地捂着耳朵,明天还要早起呢!休息不好,整个人就会虚脱。天天如此!已经一年多了!

一般情况下我很少使用电梯,因为住的不高,爬楼梯还可以锻炼身体。

去年,木木刚搬来不久,斜对门搬来一对夫妇。一段时间后,那女邻居生孩子了,女邻居的孩子出生,也是木木痛苦的开始。

今晚情况有些特殊,刚和老同学聚完会,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,我感觉一股困意袭来,也懒得爬楼梯了。站在电梯前,我按了向上键,静静地等待着电梯从七楼开始下降。

木木住的这栋电梯大厦,还算高档,下边几层是一些公司的办公室,其他的楼层住着机场的工作人员。住在这大厦的人,经济条件应该都不错,素质也比较高,这大厦比小区房环境还好很多。可舒适的日子,全被女邻居打乱了。

我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,不知不觉已经是十一点半了,电梯门缓缓打开,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,我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女邻居坐月子,为了通风呼吸新鲜空气,都把门敞开着。

走进电梯,按下四楼键,我打了个哈欠,靠着电梯闭上了眼睛。过了好几分钟,电梯门还没打开,我觉得有些奇怪,看了看楼层,电梯显示是在二楼,却不动了。

“啊!”伴随着一声声刺耳的尖叫,女邻居双手抓着乱糟糟的头发,光着脚,在地上来回大跺。

该死的,不会在这种时候出故障了吧。然后我猛按开门键,可是一点用也没有,再试着按了其他键,依旧是没有用。整个电梯就这样静止了,我被困在了二楼出不去也无法求救。

“咚、咚、咚……”女邻居用头猛烈地撞着墙。

突然想起我还有手机,想打个电话叫消防来,却发现刚刚还信号满格的手机此时信号为零。尽管处在密闭的空间,我仍然感觉到背脊一阵阵的凉意。

产后抑郁症!女邻居病得不轻。

这使我开始紧张起来,难得使用一次电梯就遇到了这种事,接下来该怎么办呢?总不能在电梯里睡一晚上吧。

从此,女邻居每天嘶吼、大骂、打小孩,不管白天黑夜,像一颗炸弹,随时爆炸,一天十几个来回,有时候整夜不停歇。家家户户对他们家的声音,听得清清楚楚!

我看着手机,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,本来就被困意缠绕的我此时也撑不住了,蹲坐下来打算就这样将就一夜。

“砰砰砰”,木木的房门,常常被女邻居摔打得四处乱飞的杂物砸响。像一双无形的手,揪起木木的耳朵,叫她听。

突然一滴液体掉在了我的手背,我睁开眼睛一看,顿时睡意全无,红色的,这是血?抬起头一看,一个浑身是血的婴儿趴在上面,头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扭曲着,他对我伸出了被血染红的小手。

虎毒不食子,可是,女邻居竟然这般歇斯底里和暴虐。

我捂着嘴,害怕地已经发不出声音,双腿也不停地打着寒颤,如果可以的话,我很想马上砸开电梯门离开这个地方,可是此刻我却一丝力气都没有,只剩下无尽的恐惧。

02、抗噪大作战

眼睁睁看着那婴儿慢慢说着电梯爬下来,所过之处一道道血痕弥漫,他咯咯地笑着,向我靠近。

木木知道,女邻居患了产后忧郁症。出于对产妇的理解,强忍着每天被吵醒的痛苦,木木买了静音耳塞,在家的时候把耳塞塞上,才能让脑子得到片刻的清净。

他的动作很快,一下子就爬到了我身边,一会儿哭,一会儿笑,表情很是狰狞,那血淋淋的小手硬生生插入了我的心脏

可是,戴久静音耳塞,木木常常耳鸣、耳痛,接着,听力急剧下降,木木的心也跟着揪起来。

小宁,小宁?

木木在网上买了静音墙贴,把自己的门、窗都补得严严实实,可是都无济于事。

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叫我,睁开眼睛一看,原来是王大妈。

03、狼外婆

你这孩子怎么在电梯里就睡了,多冷啊,小心别感冒了。

女邻居坐月子快结束的时候,他们家来了一个老人——小孩的外婆。老太太还蛮年轻,不到五十岁的样子,胖胖的,背影看起来很憨厚,可每天都板着一副凶恶的表情,让人感到很恐惧。

我,昨天回来的有点晚,嘿嘿。我摸摸自己的头,讪讪地笑了笑,然后回到了房间。

老太太来的第一天下午,他们家就炸开了锅!

想起昨晚的事,真的只是个梦吗?可是电梯看起来并没有发生故障,该不会我昨天根本没按四楼,就直接睡着了。

“哭!你还哭!你就知道哭……”女邻居和老太太同时大骂小孩。女主人坐在地上摔东西、撒泼,老太太把未满月的孩子,抱到门口,不停地抽打小孩的屁股,一边打一边骂,好像怀里的小孩是仇人一般,小孩哭得声嘶力竭。

也不知为何,我突然有个想法。我向公司请假一天,特意去走访了以前搬走的部分人,想要打听一些有关那个婴儿的事。

有了“狼妈”,却又来了个“狼外婆”!每天,两只“母狼”,像抓到一块肉一样,对着小孩撕扯、摔打……

那个婴儿被他妈妈就这样丢在了电梯里,本来是想着能有个人捡去抚养,谁知道电梯出了故障,直接从七楼下坠,那婴儿就这样活活摔死了。你是没看到,那孩子长的可俊了,才个月,可惜了。说话的是一个八十高龄的老奶奶,她在那楼里住了十几年,后来楼里出了人命,她也就搬走了。

常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突然,一声嘶吼,响彻云霄,接着就是一阵阵歇斯底里的咆哮,母女一起嘶吼,嗓子都哑了,严重破音。木木想起大学时,上声乐课,练声到“嗨C”,音调都没她们高。

谢谢您,我也是听说有人晚上听到过婴儿的哭声,觉得有些可怕,就来问问您。我对着她笑了笑,说出了这个蹩脚的理由。

日子在吵吵嚷嚷中流逝着。一年多过去了,女邻居的小孩会走路了,小孩长得虎头虎脑,非常可爱。

女邻居和老太太,变本加厉,每天开着门,一边打小孩,一边骂,一边摔东西,声音惊动整栋楼。原来,不是产后抑郁症!

木木睡觉很浅,一般醒过来就难以入睡,在夜里被女邻居惊醒后,木木都无法入睡,常常彻夜不眠。然后,木木患了失眠症,每天头痛欲裂,从来不长黑眼圈和眼袋的她,却在这一次全长了,她不知道被折磨得老了多少岁。木木想过要逃离这个地方,可是由于各种原因最终没搬成。

相关文章

留下评论

网站地图xml地图